您现在的位置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 归档栏目(2019年12月31日)>> 转载媒体
我的第一个夜班
我的第一个夜班
发布时间:2020-03-13 14:14 点击数: 【字体:


时间:3月6日

地点:武钢二医院

记录人:云南省景东县人民医院支援湖北医疗队队长姜源杰

供图

今天是我的第一个夜班,心里很复杂,有忐忑,也有激动。夜班时间是8小时,从0点到上午8点,工作量是正常班的一倍,说不慌,没人信,但作为一名医疗工作者,一名共产党员,当疫情来临之时,我选择冲在第一线,坚守到最后一刻,为祖国尽一份力。

晚上10点半,我和战友们准时从驻地出发,前往武钢二医院。路上冷冷清清,很难见到行人,一路上我都在反复回忆穿脱防护服的流程,生怕有所遗漏。不一会儿,我们的车开上了武汉长江大桥,看着雄伟壮观的大桥,我想到了负责大桥施工的建设者们,我也会像他们一样,攻克难关,勇往直前。

行车50分钟后,我们到达医院。今晚的夜班,我负责夜间查房,评估患者的病情,根据住院患者的情况及时向指挥部汇报,并调整治疗方案。

因为对病人资料还不是非常熟悉,我反反复复看了患者的基本资料、病史、症状、实验室检查报告和治疗方案等,并在笔记本里对特殊患者进行详细记录。或许是因为气温有所升高,又或许是因为太匆忙护目镜没弄好,眼前雾蒙蒙一片,很多东西看不清楚,心里提醒自己下次一定多注意。

供图

今天,28床的老大爷病情加重,体温持续升高,呼吸频率加快,向指挥部汇报后,我和战友们立即开始进行相应的治疗。经过治疗,老大爷的病情较之前有所好转,我长舒一口气,一颗悬着的心也放下了。

不知不觉到了清晨6点半,3月的武汉天亮得很早,可能因为神经绷得太紧,短暂的闲暇后浑身疲惫,脸被口罩压得很痛,但没办法,所有人都这样,下班后谁脸上没几条压痕,忍忍就过去了。

上午8点,交班时间到了,反复和接班的战友交代了几个重病患者的病情后,我走出病房,脱下了防护服后感觉全身从没如此放松过。医院门口,回驻地的大巴车早已等在那里,开车的师傅说他已经等了4个多小时,我心里十分感动,连忙和他道谢。

回程的路上再一次穿过武汉长江大桥,我默默在心里说了声“加油”,我相信,只要我们同心协力,英勇奋斗,共克时艰,就一定能取得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全面胜利。(整理:程浩)

【专题聚焦】战“疫”日记——“我们一定能赢!”

作者:徐前、朱红霞   来源:人民网-云南频道 原创稿
上一篇:一鼓作气抗击疫情不懈怠

下一篇:云南省出栏生猪连续4个月环比增长 预计一季度出栏约950万头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

站内检索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