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 归档栏目(2019年12月31日)>> 转载媒体
我的战“疫”小结
我的战“疫”小结
发布时间:2020-03-20 08:42 点击数: 【字体:


时间:3月18日

地点:湖北省咸宁市

记录人: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第一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队长 王刚

3月17日,在参加咸宁战“疫”后的第51天,我们终于等到了咸宁新冠肺炎患者清零这一历史时刻。回想这51天来的战“疫”经历,有如下这些瞬间和场景,让我难以忘记。

妻女默然为我准备出征行囊

1月26日上午,我在参加医院专家组工作时获悉报名驰援湖北的消息,凭借着“救死扶伤”的职业本能,冒着被感染的风险,我毫不犹豫地报了名,也做好了壮士一去不复还的准备。

医院通知我担任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第一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领队,带领医院的30名医护人员随云南第一批医疗队紧急出征湖北。出征仪式上,我代表医疗队员宣誓:一定圆满完成医疗救援任务,把30名队员平安带回家。

1月27日出发时,是家母76岁生日,我也只能远寄相思,遥祝安康。妻子同为医生,亦知道这次任务的凶险,女儿虽然担心,但更为我骄傲。临别前,母女二人不语,默默为我准备行囊。此时无声胜有声,一家人的关爱和牵挂,在默然的气氛中湿润了我的双眼。

“只识其声、不识其人”的医疗队“怪象”

初见咸宁市貌,受疫情影响,只见“空城”景象:没有车辆,没有行人,所有商户都关门闭户。被眼前这寂静、凝重、紧张的气氛包围着,紧张感瞬间涌遍全身。

作为云南第一批来到咸宁的医疗队,医疗队领队王见昆要求队员要坚决贯彻落实“打胜仗、零感染”的工作目标,为保证队员安全、防止交叉感染,必须做到“不聚集、不出门、不串门”。也正因为如此,刚开始那几天,我们医疗队中出现了一个“只识其声、不识其人”的“怪象”:因队员来自全省6家医院的不同专业,因而大多互不认识,加上除了睡觉和吃饭都戴着口罩,所以相见却不一定相识,但只要一出声,队员反而能够迅速认出彼此。

“CT识别重症倾向病人”方案获肯定

病人数量陡增,队员即刻整装待发进入战场。我作为专家组成员,每天奔波于咸宁多个县区,指导当地医院利用现有病房及设施,按照呼吸道传染病隔离要求,快速合理规划改造,收治病人,防止交叉感染。

面对新冠肺炎这一新发传染病,我必须一边工作一边学习,以指导医疗队和当地医院按照最新版国家诊治指南诊治病人。通过临床总结,我督促医疗队在轻症病人中运用胸部CT识别重症倾向病人,控制重症病人病情来降低死亡率,这在一定程度上取得了效果。但由于病人太多,医务人员不足,部分轻症病人在病程一周左右会转为重症,我们果断采取多种专业混编的方式来开展工作。专家组摘取临床反应病情关键指标,加强相关培训,尽早复查CT以掌握肺部影像变化,这对于提前识别轻症转重症起到了关键作用。

随着病人数量的增加趋势减缓,我们医疗队及时向咸宁疫情防控指挥部建议,将救治工作的重点调整为防止轻症转重症、重症转危重症。指挥部高度重视,并迅速发文,在全市范围内推行,为提高咸宁重症病人救治成功率打下了坚实基础。

苦中作乐迎来胜利曙光

一名临床医生,只有到病床边查看病人病情才能了解最真实的情况。但这段日子里,作为日常工作的巡房问诊也给了我不一样的感受。

穿上防护服,戴上护目镜,闷热、缺氧、头昏的感觉瞬间涌来,让我一时头脑混沌,工作效率也明显下降。

医疗物资紧张,医疗队员至少有4个小时不吃不喝,全是水雾的护目镜,浸满汗水的衣裳,无不在考验队员的毅力和身体承受能力。

脱下防护服,取下护目镜,平时精心护肤的女队员们,一张张白皙娇嫩的脸庞上,发红的压痕格外明显,有的鼻梁已经破损,有的皮肤已经肿胀。脱下防护服后,队员们穿着已被汗水浸湿的衣服,在回去的路上瑟瑟发抖,但大家都笑着说:“这是一辈子从来没有过的体验”。

随着咸宁市新冠肺炎患者清零,接上级通知,医疗队员已经开始分批撤离。

即将回到昆明,回想起这51天的经历,有着太多的酸与甜,也有太多的苦与辣。是家人与朋友的无尽支持,是各位战友的齐心协力,是身后祖国的强力保障,让我们坚持到了最后。

归期日近,心潮起伏,我在昆明的亲人们,我要回来了! (符皓整理)

【专题聚焦】战“疫”日记——“我们一定能赢!”

作者:薛丹、朱红霞   来源:人民网-云南频道
上一篇:交通运输部关于进一步依法加强野生动物运输管理工作的通知

下一篇:2月至4月云南风速较大 大风天气注意出行安全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

站内检索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