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云南省交通运输厅>> 报送统计>> 云南交投集团
久违了的“噪音”
作者:李文圣      来源:云南交投集团     时间:2020-07-03 11:03     点击数:      分享至:    

在昆明生活近30年,搬了三次家,每当听到空中传来飞机轰鸣声就觉得心烦,总抱怨怎么每次搬家都会在航道上,可最近一下子听不到空中这种“噪音”了,还有些不适应,总觉得生活失去了平衡,而眼下,那些久违了的“噪音”又回来了,生活得以照旧。

第一次搬家是上世纪90年代,从黄土坡搬到关上,单位新的办公大楼,离巫家坝机场不远,而我的办公室是办公大楼最顶层,透过窗口就能够看到飞机进出港,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不是起飞就是降落,那时对自己来说,能坐飞机是件奢侈的事,而能生活在机场附近还觉得体面。曾经带着孩子们专门去听那巨大的轰鸣声和看飞机起降,就是看多了飞机起降,萌发了航拍交通的念头,不想,经过努力和单位领导支持,真的实现了航拍梦,从此喜欢上了航拍,成了一个摄影人拥有最奢侈的拍摄方式。终于有一天,自己出了一趟远差,从昆明飞南京,这是我第一次出远门,当自己整个都融进了“噪音”中,心里还感到很熟悉、很亲切。

可是好景不长,由于经常听到这种巨大的声音,生活无形中也受到影响。先是小孩睡不够,赖床,上学迟到,再就是家里老人整天听着飞机声,睡不着,住不惯,吵着要回老家。不得已还只得送老人回了老家。

我也暗暗埋怨起飞机来,是它干扰了我的生活。

第二次搬家是2000年1月春节前,从关上搬到五华区人民中路,离翠湖不过百十来米,大家都说这是好地方,我也觉得住在城中间,自己是个真正的“城里人”了。

由于社会在不断的进步和经济的繁荣,加之云南加快改革开放的步伐,国内外航线不断增多,飞机进出港不断增多,其中从翠湖上空掠过的就有不少,大部分是前往西边或西北边,有时声音挺大,估计是飞得不算太高的缘故,整天嗡嗡响,原来想搬家了,远离了巫家坝,生活会平静一些,可事与愿违。

2012年6月28日,昆明新国际机场建成,昆明巫家坝机场整体搬迁至新建的长水国际机场,这是我国“十三五”期间,国家唯一批准建设的大型门户机场,以适应云南在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和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的交通发展需要建设。建成后的长水国际机场航班架次多,旅客吞吐量大,对云南旅游业和社会经济发展插上了腾飞的翅膀。

这一年,我们家也从翠湖边搬到了新亚洲体育城。这是我第三次搬家了。长水国际机场离新亚洲体育城20多公里,比起当初关上离巫家坝机场来说远多了,可哪里知道,体育城,螺蛳湾这一带都是新的航道,大部分飞机进港都要从这里经过,飞得不高,机身的颜色和标志都能看清,声音自然就大,有时就是凌晨两三点都会有巨大的声音从床头滚过。

连续3次搬家,时间一晃就是30年,不过对这样的“噪音”倒也逐渐熟悉了,尤其是“十三五”以来,我省加快“五网”建设,综合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中航空网建设就是一项重要的任务。自己作为一个交通人,通过学习国情、省情,更加理解航空网建设的重要。天上的“噪音”多了,说明我们社会经济发展了,云南旅游事业兴旺了。特别是我所在的云南交投集团还是祥鹏航空公司股东之一,更是希望这样的“噪音”多些,再多些。

今年春天,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袭击了我们,天空中往日熟悉的“噪音”没有了,几乎连续两三个月,天上除了几只低飞的燕子或鸽子外,并无其它会飞的东西,天空显得冷清起来。媒体曾报道,预计今年春运期间昆明机场完成起降航班42200架次,完成旅客吞吐量6004505人。就在疫情肆虐的二三月间,我采访了祥鹏航空公司,从那里了解到,每天没有几个航班起飞,偶尔有飞机起飞也是运送医疗应急救援物资。这样想来,天空冷清也就不为怪了。

随着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成果,天空中逐渐多了腾飞的银燕身影,那些久违了的“噪音”又回来了。我打开窗户,抬头仰望,不到10分钟,看得清的就有东航、南航、国航,当然也有自己关心的祥鹏航空等6架次飞机从小区头顶飞过,依次排队进入长水机场。

飞机多了,说明疫情防控取得重要成果,飞机多了,说明复工复产,国家经济不断复苏,飞机多了,说明来云南的游客多了,彩云之南仍是值得留念的地方。

由此我想,生活在这样的“噪音”中我不后悔!